木子呥呥

这里木子,欢迎勾搭
近期沉迷于凹凸世界/瑞金/安雷/
经常摸鱼/人体渣/只会画大头/

又是摸鱼凯莉dalao
ps.服装动作有参考,半临摹

摸鱼摸鱼,一只私设安莉洁= ̄ω ̄=
ps.服装动作有参考

甜!!!

増殖秩序:

给芽芽的点图

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摸着摸着就变成条了()

心疼雷总

仙女棒棒:

1p瑞金,2p雷安

半夜画得我可想吃甜品了,小睡一会儿居然梦到被拍了一脸蛋糕,神志不清

【嘉金】星期恋人(八)

好甜好甜w

池上竹:


  Friday.1
 
 
  金的论文还是赶在周五之前写完了,虽然过程十分艰辛。
 
  他吸取深刻教训,决定以后赶作业再也不和嘉德罗斯一起去图书馆——他们俩呆在一块根本闲不下来,没几分钟就要整出点事儿来。
 
  原本星期四的游乐园计划拖到了星期五,而凯莉知道原因是金没写论文导致的,居然什么也没说。
 
  甚至还反常地告诉金自己便条上写的东西也不一定要全照做。
 
  早就忘了便条上写过什么的金点了点头。
    
  周五轮滑社下午有练习,金上完课先去轮滑社请了假。
 
  他和社长说明原因的时候,社员都在悄悄往这边靠,还差点因为太挤摔成一团,最终在社长的怒吼声中放弃偷听,老实去练习了。
    
  社长解决完不安分的社员后将视线转向金,眼神却一直无意识在他右侧脸和手腕上停留。
 
  “请假当然没问题……不过你是要去找嘉、嘉德罗斯吗?”
 
  “是啊。”金把写好的请假条交给他,有些疑惑:“学长怎么知道的?”
  
  “……我,我随便猜的。”社长捏着请假条心虚地轻咳一声,眼看金要走,他又连忙补了一句:“要是被欺负的话——呃,我们虽然打不赢他,但是他跑的没我们滑的快……所以你懂的。”
  
  金:???我不懂!
 
  今天的社长太奇怪了。
  
  在轮滑社社长“嫁孩子”般的关爱目光中,金满脑袋问号离开了。
 
  嘉德罗斯周五也有社团活动,不过他倒不用顾忌什么,整个社团没人管的住他,也没人敢管他。
 
  金过来的时候嘉德罗斯练习刚刚结束,他正百无聊赖的坐在架子鼓前放空,右手间转着一根黄黑相间的鼓棒。
 
  玩乐器的人都有一双骨节分明的手,嘉德罗斯也不例外,他的手很灵活。
 
  鼓棒相较于笔来说很不好掌握平衡,无论是轻重还是粗细,而嘉德罗斯玩的很轻松随意,鼓棒也随着他的心意在他手中旋转翻飞,帅气又好看。
  
  注意到他进门,嘉德罗斯扬起嘴角看向他,右手一停,准确卡住鼓棒尾部,自然向下“咚”的一声敲向鼓面,做了个帅气利落的收尾。
   
  “帅!”金真心实意的冒着小心心鼓起了掌。
  
  嘉德罗斯对夸奖很受用,心情难得很好:“去游乐场?”
  
  “不急不急,时间多的是。”金双眼亮晶晶看向嘉德罗斯,摸了摸鼻尖提出要求:“我只看见过你打架,还没看见过你打鼓呢,给我表演一段?”
    
  “不。”嘉德罗斯扬起眉,拒绝的干脆利落。
 
  “这么小气?不会是害羞吧?”
 
  嘉德罗斯嗤笑一声,对金的激将法完全不上当:“要听架子鼓你自己打。”
 
  显然能自己上手这件事对金来说更具有吸引力,他丝毫不坚定的放弃了原本的想法,忙不迭的点点脑袋欣然同意。
  
  注意力转移到鼓上金才发现这套架子鼓和鼓棒是一套,似乎是定制的,颜色都是以黑色打底,黄色条纹有规则的分布,配色单调却又奇异的符合审美。
  
  看上去也很贵。金在心里默默补上一句。
  
  说起来,虽然嘉德罗斯家境很好,人也自大狂妄了一些,但是炫富这种没品味的事他却从来没干过。相处了这么久,能一眼就觉得他是有钱人的东西就只有这套价值不菲的架子鼓了。
 
  “喂渣渣,在我面前还敢随便走神,脑袋不想要了?”
  
  “要要要!”金吐了吐舌头,回过神四下找了找却不见另一根鼓棒的踪影,有些疑惑的询问:“你的另一根鼓棒呢?”
 
  嘉德罗斯扬了扬他手中的那根,金才后知后觉发现这根鼓棒太长了些。
 
  嘉德罗斯用拇指在棒身中部轻轻一按,轻而易举的分出了两根样式一模一样的鼓棒。
 
  金对新奇的事物向来很感兴趣:“好酷……”
  
  嘉德罗斯不乐意:“你是夸我还是夸鼓棒?”
 
  “都夸!”
   
  嘉德罗斯瞪向金,金已经完全免疫了他的眼神攻击,扬起个大大的笑脸回以灿烂笑容。
  
  雷德这时从隔壁探出了头悄悄爆料:“老大以前还给那根鼓棒取了名字,”他压低了声音眨眨眼:“叫‘大罗神通棍’哈哈哈。”
 
  金“噗”地笑出了声。
 
  “雷德你给我滚回去。”嘉德罗斯沉下眉眼表情不善。
  
  “这有什么!”金赶紧给他的恋爱对象顺毛:“我之前还给我的轮滑鞋取名字呢。”
  
  恋爱对象表示完全没有被安慰到:“还打不打?”
  
  看见金点头,雷德缩回脑袋:“金你等等,我去给你找备用的鼓棒。”
  
  金摇摇头,选择了更为简单的方法:“我用嘉德罗斯的就好了!”
 
  “???!不行!老大的不能……!”雷德表情惊恐,还未来得及阻止,金已经开开心心从嘉德罗斯手里拿走了鼓棒。
    
  嘉德罗斯却出乎雷德意料的没什么反应,甚至还难得体贴的从一侧拿了软垫的高脚凳给金。
 
  “老大??!”目睹全过程的雷德震惊无比。
 
  “嗯?”嘉德罗斯头也没抬应了雷德一声,视线却仍跟着拿着鼓棒跃跃欲试的金,并在金以完全新手的手法胡乱敲了一通后,十分自然的握上了他的手腕进行手把手教学。
 
  “渣渣就是渣渣,连鼓都打不好。”
 
  “我第一次打!”
 
  “找借口你也不会变聪明。”
 
  ………………
 
  眼见他俩之前的气氛已经无法插入,雷德神情恍惚的回了练习房。蒙特祖玛停下调弦,抱着吉他疑惑地看向他。
 
  “老大变了,他再也不是那个宇宙第一凶的嘉德罗斯了……。我还记得上次表演,工作人员帮老大搬架子鼓,他的鼓棒都是随身插在裤子口袋里,还威胁人家说敢碰就砍了他的手。”
  
  蒙特祖玛无言以对。
  
  “祖玛!我们老大——”雷德眼泪汪汪的张开双臂扑向蒙特祖玛,凄凄惨惨戚戚:“弯了啊!”
  
  蒙特祖玛丝毫不为所动,按着雷德的脸把他推开。
  
  “走开,你压到了我的吉他。”
   
  
 
  虽然嘉德罗斯说了不打鼓给金看,可他为了教金打鼓还是间接性满足了金的愿望。
    
  不过金在乐器方面的领悟力不如运动,虽然学的很认真,但毕竟初次接触,所以也没能完全掌握。
  
  准备去游乐场时,他犹豫了一下,还是没把“以后我能接着学吗”这句话问出口。
  
  为了防止今天又迷路浪费时间,金已经查好了路线,和前几天不一样的是这次的路线比较复杂。
  
  以往直接从学校乘车就可以到站,这次去游乐场要从地铁线上换乘好几次。
  
  当金把路线告诉嘉德罗斯的时候,他果不其然露出了十分嫌弃的表情。
  
  “不要这么臭着脸啊,没办法,我们学校周围拦不到出租车。”金摊了摊手,也很苦恼。
  
  “又没有可以直接开到游乐场的专车,你就——”
  
  “有。”
  
  金的话被嘉德罗斯一个简短的字打断了,他保持着惊讶表情看向嘉德罗斯。
  
  嘉德罗斯没有驾照,那他的意思肯定就是叫人来送了。
  
  这种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情节让金忍不住笑:“虽然这个方法很方便,可是我只想和你一起去游乐场,带着你的司机的话……”
  
  “……坐地铁也不是不行。”
  
  完全招架不住直球的嘉德罗斯瞬间妥协。
  
  虽然路线麻烦了点,但也不是很费时间,通常金在地铁上玩完一盘游戏,就到站了。
  
  最后一趟换乘的时候,他的游戏眼看着就要破纪录了,没料到嘉德罗斯突然伸手挡了他的手机屏幕,操作不及时的小黑人就“啪叽”一下撞上了障碍物。
  
  在金差点要和他打起来之前,嘉德罗斯把他拖下了地铁。
  
  地铁站出口一出来就可以看见游乐场大门。
  
  金在门口眼尖的看到了音乐喷泉的表演时间,他瞬间忘了和嘉德罗斯的血海深仇,拿出手机定了下午四点五十的闹钟来提醒自己。
  
  嘉德罗斯好像并没怎么来过游乐园,都是金说去哪他才跟着去哪,而且他对这些游乐设施似乎不感兴趣。
  
  不过金很兴奋,每一个项目结束后他都能发表一大通感想,嘉德罗斯也就什么都没说。
   
  但是嘉德罗斯他对一些特别幼稚的游乐设施表现出了强烈的抗拒。
  
  比如金要拉着他去坐旋转木马,嘉德罗斯看了一眼充满童话风的设施,皱着眉十分嫌弃地拒绝了。
   
  “这是来游乐场的必玩设施你不知道吗?”金拽着嘉德罗斯不放。
  
  “这种东西知不知道有什么意义?”嘉德罗斯不耐烦的拢起眉峰,坚持着不肯上去。
  
  “不管有没有,反正都来了。”金再接再厉。
  
  “嘁,别拿这套糊弄我。”嘉德罗斯完全不上当。
  
  金撇了撇嘴,委委屈屈地叹了口气:“可是我们俩第一次来游乐场,这个标志性的娱乐设施不坐怎么算约会!”
  
  “……”
  
  嘉德罗斯不说话了。
  
  但事实证明他们的确不适合这个游乐设施。
  
  旋转木马启动后,他们俩在小朋友们的欢声笑语中无言对视一眼。
  
  金的视线从嘉德罗斯要吃人的表情上移开,干笑一声:“好像,是有点幼稚……”
  
  太丢人了。
  
  对此有深切体会了的金再也不勇于尝试,老老实实玩一些相对来说比较正常的项目。
  
  下午音乐喷泉开始之前,金差不多刷完了游乐场的娱乐设备。
  
  而凯莉便条上画了重点的摩天轮,他们俩在经过的时候看了一眼。
  
  金表示:“这个慢悠悠的东西,好像不是很有趣诶……”
  
  嘉德罗斯表示:“难得你这个渣渣没犯蠢。”
  
  于是他们就果断忽略了这个游乐设施改玩其他的项目了。
 
    
  闹钟响的时候,金刚从激流勇进上下来,他被溅了一身水,但是他丝毫不觉得困扰。
     
  等他们顺着游乐场的路标走过去时,音乐喷泉的表演刚刚开始。
  
  钢琴声响起的一瞬间,数道水柱直冲云霄,伴随着围观者兴奋的叫声在空中绽开。金一路跑下台阶,他玩了一天也不觉得累,全身上下都溢着兴奋的气息。
  
  金已经被溅了一身水,他也不在意喷泉落下的水雾,任由衣摆随着气流大幅度扬起。他微微眯起眼,感受着细小水珠溅在脸上酝成丝丝凉意。
  
  因为不是夜场的音乐喷泉,所以没有灯光之类的效果。金并不在意,可能对于他来说,玩水更重要。
    
  音乐突然一低,骤然落下的水柱带着细小的水柱扬扬洒洒的落下。周围的人都在慌乱躲避,只有金没有动弹。
  
  水柱还未扑面而来,金却被人拎着衣领远离了喷泉。
      
  嘉德罗斯站在高几阶的台阶上,眉峰拢起似乎是不太高兴的模样:“你是想明天感冒吗?”
  
  金玩的很开心,没有回答,只弯眸冲他笑。
  
  他刚刚在水雾里呆了很久,自上而下的细小水珠落在他的眼睫上,随着他的动作微微颤动。
  
  嘉德罗斯心中涌上一种莫名的情绪,他不由得垂下眼帘,伸手以指腹轻轻蹭过金的睫毛。
  
  金随着他的动作反射性眨了眨眼,睫毛尾端轻柔地扫过嘉德罗斯尚未收回的指尖。
  
  “怎么了?”金问他。
  
  “……没什么,沾上水了。”嘉德罗斯收回了手,紧皱起眉头移开视线。
   
  得到一个很奇怪的回答,金不由得抬头看他。
  
  嘉德罗斯的视线停留在自己的手上,并未看他。刚才玩激流勇进,嘉德罗斯帮他挡了大部分的水,此刻他脸侧有几缕发丝湿淋淋的贴在耳际,眉眼湿润却仍掩不住张狂。
   
  金仰着头看了他半晌,突然踮起了脚伸手至他脸侧,将嘉德罗斯湿透的细碎金发撩到耳后。
  
  被金指尖微凉的触感拉回注意力的嘉德罗斯疑惑的看向他。
  
  金笑起来,以同样的答案回答他。
  
  “没什么!沾上水了。”
    
  
  
  音乐喷泉结束时间差不多就是返校的时候,但是金还有最后一个项目没刷完。
   
  他们走到鬼屋门口,打量了一下鬼屋的环境。门口的工作人员非常热情,给他们十分详细的介绍了玩法。
  
  其实他们俩都不怕这种东西,但是金觉得既然只差最后一个项目那就随便走一趟好了。
  
  以至于进去鬼屋之后,周围的游客吓得尖叫,他们俩却一个满脸不耐烦,一个完全没有害怕情绪甚至还在欣赏鬼屋布局。
  
  和他们走在一起的游客们莫名觉得充满了安全感。
  
  走到三分之一的时候,突然有人尖叫着跳脚,队伍顿时乱成一团。
  
  金正疑惑,他突然觉得脚踝一紧,有人抓住了他的脚腕。
  
  没有得到尖叫声的工作人员正疑惑,墙边的黑布突然被掀开了一个角。
  
  金蹲下来冲他笑了笑:“小心点啊,别被踩到了。”
  
  工作人员懵了,半天没反应过来要松开人。
   
  嘉德罗斯的注意力全在抓住金脚腕半天没放的那只手上,周身气压似乎有实质的凝住了。
  
  正在这时,有个长舌鬼魂发现了他们,幽幽的飘了过来。
   
  “我死的好惨啊……”她十分专业的压低声音用哀怨的声音讲着台词。
     
  表情阴沉神色不善的嘉德罗斯转过头。
      
  一秒以后,鬼屋内骤然响起一声尖叫。
     
  “对不起对不起!我不应该吓您啊啊啊啊——!”
  
  “……”
  
  金站起身,看了眼狂奔而去的“鬼魂”,又看了眼黑着脸的嘉德罗斯,陷入沉思。
  
  “……呃,可能这届鬼屋员工的心理素质,不太好。你别在意。”
  
  金感受着嘉德罗斯的浑身越来越低的气压隐隐觉得看见了结局。
   
     
   
  从鬼屋出来之后,金接到了卡米尔的电话,问他要不要带晚饭。
   
  “哈哈哈哈然后我跟你说啊,嘉德罗斯把鬼屋的所有工作人员都吓个半死。结束之后负责人还特地请我们吃了冰淇淋赔礼道歉。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好笑了。——欸?他当然不肯吃,两个都是我吃的。”
  
  “……”嘉德罗斯沉默的坐在他身边散发着低气压。
  
  金挂了电话还没笑够,嘉德罗斯忍了再忍,终于恼羞成怒一把拎过金捂住了他的嘴。
  
  “不许笑了!”
  
  金在他怀里挣扎了几下,却没想到嘉德罗斯力气特别大,捂住他嘴的手力度也很强硬,纹丝不动。他只得胡乱点点头,发丝蹭过嘉德罗斯的脸侧,有点痒。
  
  嘉德罗斯皱着眉拉远了距离,完全不信他会答应的这么爽快,索性就没放开手。
  
  果然,他还在笑。
  
  金坐的地方背对着夕阳,艳丽的光线给他镀上了一层柔光。被他捂着嘴的金憋不住笑,偶尔漏出几声轻微的气音。蓝色的瞳眸弯成好看的弧度,眼角也被夕阳抹上了晕开的艳红,微微眯起的眼里似乎有光点流转。
  
  而他仰着头看你,笑意盈盈。
  
  咚——。
  
  嘉德罗斯又听见了他自己的心跳。他发现他胸膛里不知不觉竟落满了水蓝色的星星,此刻伴随着他加快的心跳如蝶般扑扇着翅膀要往外涌,他有点呼吸困难。
    
  我应该让他也闭上眼的。
  
  嘉德罗斯想。
 
  ——用亲吻。
  

随意摸鱼!!凯莉dalao= ̄ω ̄=

课上无聊摸鱼

太棒了!!疯狂打call!

Maqpy:

群里点的队员帕x教官佩